台湾家族企业接班大调查 27.3%面临交棒危机》继承者们的考验

张宝诚 总经理 2017/12/18

  在华人社会,企业交棒与接班是极为敏感的问题。不少创办人尽管早有蓝图,却宁可秘而不宣,继承者们也绝口不提。

  然而创业容易,守成难!据统计,华人家族企业中,从交接班前五年到交棒後三年,企业市值平均缩水六成。台湾上市柜公司70%是家族企业,只有9%已做好交棒计划,显见接班问题箭在弦上。

  《远见》与玉山银行合作,调查近千位企业营收规模上亿的企业掌门人或准接班者,公布「台湾家族企业接班大调查」,发现仍有27.3%企业处於接班「开天窗」状态,同时揭开世代交替对接班的歧见。

  企业传承,是留福还是留祸?取决於掌门人的智慧和决心;能否成功,更是继承者们的考验!这也是攸关台湾未来竞争力的关键议题。

  「接班传承俨然已成为时下企业管理的显学!」中国生产力中心总经理张宝诚,一语道尽时下企业界最想上的一课。

  他的话绝非空穴来风。据了解,今年由经济部投资业务处和亚洲  台商总会青商会,在泰国举办的台商领袖研习营,二代接班就是热门议题。

  另外,经济部中小企业处每年都会针对企业传承者、二代接棒者办理「家族企业传承培训班」,今年更已迈入第四届,而商业发展研究院更在徐重仁担任董事长时,就已组成「商发院企业传承班」开设过数次的「基业长青创二代课程」。

  至於中国生产力中心,则早在2011年开办「企业家二代研习班」,现已经迈入第15梯次,共辅导超400名的企业接班人。

  不只政府与产业训练组织洞悉「接班议题」的急迫性,许多企业界二代、三代准接班的「继承者们」,也自己努力做功课,二代间的交流团体已成为另一股企业新势力。

  台中机械业的准接班者,就组成了《台中巿机械业二代协进会》,简称G2,成立八年来,会员人数已超过136位。另外,众所周知的《三三会》,旗下亦有个「纯属二代」的次团体──三三青年会。

  事实上,家族企业可谓为世界上最普遍企业组织形态,其兴衰成败都撼动着全球经济。

台湾家族企业占七成 居两岸三地之冠

  根据国际家族企业协会的统计,全球企业有75%为家族企业。而专研企业接班议题的台湾董事学会刚刚发表的《2017华人家族企业报告》也指出,台湾上市柜公司70%是家族企业,总市值占台湾六成。

  董事学会报告也指出,在两岸三地华人社会中,台湾家族企业的比例是最高的,比大陆33%、香港40%还要高。

三大推力 迫使台湾企业主急着交棒

  只是,令人好奇的是,接班并非为全新的议题,何以会在近来升温?

  「这可从『历史』『产业』及『法律』的变化来解释。」张宝诚表示,台湾第一批老企业,绝大部分是由三、四年级生在1960、1970年代创立的,这群拓荒者,如今都年事已高,甚至凋零。

  根据台湾董事协会2016年的统计,台湾家族企业掌门人平均年龄为61岁,多数在50到80岁,高於大陆和香港的平均54和57岁。足以见得,台湾的企业交棒,更迫在眉睫。

  尤其40、50年前的创业世代,以制造业与接单代工为主基调,如今已走到互连网、区块链、AI人工智慧、大数据等新科技,都一一颠覆旧有的经营思惟,更是第一代掌门人所无法招架的,亟需下一代妥善接班。

  张宝诚指出,由於目前正值接班期的六、七年级生,成长在教育观念和对开明的年代,更不乏出国留学的历练,接触到较多新式的价值与管理观念,如今台湾的老企业正站在时代冲击的风口中,这些继承者们正好担任救火的角色。

  另外,法令税制亦是触动此刻台湾企业界加速接班的一大推力。一项对希腊企业的研究印证了这一观点。

  希腊在2002年废除了遗产税。在此之前,只有40%的希腊家族企业会选择在家族内交接,但遗产税被废除後,选择家族内交接的企业立即超过了70%。

  时常帮客户打理企业传承财务规划的安永联合会计师事务所会计师林志翔则指出,就台湾而言,2015年甫上路的富人税、2016年上路的房地合一税、同年7月三读通过的反避税法案,以及未来计划研议调高的遗产税、赠与税等,对於企业传承将产生重大影响,在在加速了企业在近几年内赶紧进行接班规划。

  但,企业接班牵涉层面广,工序繁复,又容易触及利害关系人的敏感神经,因此,根据美国家族企业研究机构调查,家族企业第二代成功接班的只有30%,到第三代剩12%,能够传承到第四代的只剩3%。

仅9%企业布局传承 耗15年、成功率四成

  而台湾,根据「2016中小企业白皮书」调查发现,只有9%的企业做好传承计划,而传承多半历时15年,而且只有四成的成功率。

  专门研究家族企业传承治理的香港中文大学金融系与会计学院联席教授范博宏曾经针对香港、台湾、新加坡的250宗企业传承案例进行研究,结果发现,从交接班前五年到交棒後三年,企业市值平均缩水六成,其中,香港最为严重,跌价高达120%,也就是说,若交棒前五年的市值是100元的话,接班三年後,不仅将家业全败光,还净损20元。真正应证了一句古话:创业容易,守成难。

  诚如资诚联合会计师事务所所长张明辉所言,家族企业是集合了家族、企业经营者与股权的复杂有机体,要取得平衡,让家族与企业都能永续发展,并不容易!言之下意,企业传承的核心工程是「平衡各利益团体的利益」!

能否顺利接棒?得看八种人脸色

  资诚联合会计师事务所高资产家族企业主持会计师郭宗铭进一步分析,若将家族企业区分为三种身分──股东、家族成员、员工,再依这三大身分不同的重叠交集,可再细分八种角色,而这些人物,正代表着企业接班时分别得按捺、安排的利益团体。

  首先是暨非股东、也没在企业中任职的单纯家族成员,他们盼望的是,能不能得到新领导者的关爱;而非家族成员、员工的纯股东,则关心接班後会不会损及自己的股东权益;而没有股份、非家族成员的企业员工,在意的是,改朝换代後,领导风格会不会影响到自己。

  至於拥有股权,但没有进入企业的家族成员,着眼的是,新接班人经营得好不好,能不能帮他累积财富。而参与企业经营,却没有股份的家族成员(如女婿、媳妇……),则关注业绩与声誉。

  最复杂的则是,暨是家族成员,又拥有企业股权,而且参与企业经营的核心人物,他们比谁更关心谁接班?权利、股分配置得公不公平?

  范博宏分享,香港新鸿基地产郭氏兄弟的争斗,正是个经典案例。

  新鸿基曾是香港四大地产家族之一,总资产额一度超过台币1.8兆元。创办人郭得胜有三个儿子郭炳湘、郭炳江和郭炳联。郭得胜在世时,三兄弟关系融洽,但他一辞世,就开始内哄。

  2008年,两个弟弟把老大从集团董事长给拉下来,由妈妈接任。老大进而控诉两个弟弟用不正当手段解除他的职务。

  到最後,妈妈甚至出面将老大郭炳湘排除在家族信托受益人名单之外。被扫地出门的老大,因而不能继承或分享企业收益,他当然不服,於是矛盾持续激化。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场家庭争斗中,不到两年,足足让新鸿基的市值蒸发六成。

  由此看来,只有当企业中各利益团体中的利益都得到平衡时,家族企业才能永保安康,才有希望成为百年老店。

  郭宗铭进而解析,其实单从家族成员、股东和员工这三大身分来看,背後代表的正是「家族治理」「所有权治理」和「公司治理」,显见要做好家族企业接班,工程之大,可想而知。

  学界研究澳门赌王何鸿燊家族,就是个例子。他是澳门博彩史上权势最大、获利最多、名气最响、在位时间最长的赌王,一手建立起的企业,贡献澳门四成左右的GDP。然而四位太太、17名子女的他,晚年深受家业传承所苦。

二房三房争产 何鸿燊博彩王国崩解

  今年高龄95岁的何鸿燊,迟未公布过接班人和遗产的配置。几年前何鸿燊意外摔跤,健康状况大拉警报,让四位太太及孩子们对财产的分配,浮上台面。

  首先,二房和三房联手把何鸿燊控股公司的股权,利用发行新股的方式稀释到只剩0.02%,逼得何鸿燊在病榻前还得请律师帮他打官司,要求归还。也让何鸿燊旗下的的市值惨跌20%左右。

  由於何鸿燊的企业足以动摇国本,最後还惊动了政府出面调停,但家业规划至今仍妾身未明,让何氏家业的未来,布上阴霾。

  可见,企业传承到底留福还是留祸,取决於掌门人的智慧和决心!能否成功,更是准接班人、也就是继承者们的考验。

  只是家族接班的模式,并没有放诸四海皆准的通则,得依照各企业的特性,量身打造出专属的「接班方程式」。唯一得注意的是接班大事,事不宜迟,唯有及早准备,才能确保企业永续发展、基业长青。

  这个课题,也已是攸关台湾未来竞争力的关键议题。

【本文摘录自远见杂志2017年12月号